Chloe Ho

吃冰棍的九旬老太:

拯救首页没有包
D5
今天份的帽衫包
满满的都是少年感
💜💚💙

【STEVE/TJ】ONCE IN A BLUE MOON ch.30

終於來到30章,忠犬保鏢x抑鬱不羈受,yeah!接下來小甜,之後就大虐了,各位寶貝,如有任何感想,快找我聊聊天哦…





Chapter. 30
Steve一直擔心地跟在身後,回到大宅,TJ就匆匆跑了上樓上躲進房間,steve也不好截停他,只好停在樓下,
Natasha 站在偏廳,搖了搖頭,只是走向了steve 跟他說了句,“來 ,送我出去吧…”


“看來,你對於追求別人的能力非常不足…”Natasha 交疊雙手,

Steve還處於沮喪當中,但聽見這句話還是抬頭看了看Natasha,


“老實說,你是怎樣追到那些前任的?又或者說,你這個木頭有多少前任呢?”Natasha 停了在走向車庫的路途上,


Steve 當下滿臉通紅,啞口無言,

“哦?等等,你該不會是…”Natasha 也愕然,



“呃…”

“說真的一個也沒有嗎?”Natasha 瞪著眼,

“我只是,我…可能時間上分配不好,又這樣…說來沒有遇到對的人呢…”steve 解釋著,


“感覺上你需要補課,總之先提醒你一點小事情吧…TJ受軟不受硬,但太鬆懈也是不行,千萬別呼喝他,他表面上張牙舞爪,但實際上,卻很容易害怕。”Natasha 看了看Steve,“不過你也不見得會做這種事,你連重話都不敢說,像退休老人般的生活方式和性格,也很合適。”

Steve笑笑,心想這也算是一種讚賞吧?


Natasha 搖搖頭,嘟噥著,真不知你的翅膀收了在那裡,這樣單純的生物根本不應該在地球生活。

Steve 沒聽清楚,只是盡責地把Natasha 送到車上。


他幾乎是一和Natasha 道別就趕回大宅,TJ沒有下來,Steve也是知道的,對方應該會一直躲著他吧…

TJ窩在床邊坐在地毯上,稍微冷靜下來後,心坎處卻冒起了一種甜蜜和疼痛,

反覆地反問自己,其實就只差一步,為甚麼以往如此隨心所欲,甚至可說是魯莽,現在卻裹足不前呢?

他不自覺地咬著手指,想也想不明白,然後想著想著就把床上的枕頭,拉了下來,二話不說就一頓毒打,想起來就氣,氣自己突然變得膽小,羞怒交加,TJ抓起枕頭,就咬著一角拉扯,然後又扁嘴,爬了上床窩著,

輾轉反側之間,轉念又想,如果此際,steve就睡在旁邊多好,美人在懷大被同眠,TJ對於冒出了這樣的念頭,不禁傻笑,

不經覺間竟然就抱著枕頭睡著了。

當傍晚的時候,TJ緩緩從床上轉醒,伸著懶腰,迷糊間就覺得房間格外悶熱,或許是暖氣開得太大,他放下了枕頭,慢慢地站起來,打開了門,冷空氣自門縫滲了進來,涼涼的,TJ眨眼,覺得份外愜意,他慢悠悠地走出房間走下樓梯,

一臉懵懂的他,遠遠就看見在樓下低頭盯著雲石地板,不斷打圈走動的Steve,卻絲毫不知對方已經苦惱了一整天,


沮喪的Steve 也失去了平日的敏銳,直至TJ走完樓梯,他才發現了聲響,一抬頭就看見對方走近自己,滿臉被暖氣烘得嫣紅,正側頭看著自己,

“hey ,”TJ沙沙地說了句,然後又不作聲地看著Steve,剛睡醒的他總是有點緩慢遲鈍,


只消一句話,Steve頓時滿臉通紅,一時間張口也發不出聲音,

平時的TJ或者會取笑他或者避開這種時刻,不想過於尷尬親密,
但現在他只是瞇瞇眼,舔唇,走近Steve,然後抬頭看著對方,視線穿透那雙清澈的藍眼睛,

Steve低著頭,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但同時地又對於自己呼吸著對方氣息,感到顫慄而興奮,如同電流,那種衝擊,令steve 覺得前所未有地激動,心臟甚至跳動得微微發疼,這是個意想不到的時刻,以及嶄新的自己,


TJ盯著那雙眼,突然心臟開始劇烈跳動,迫使他瞪大眼睛,像血液重新奔騰,他的意識歸位,然後所有洶湧而至,但這一次他沒有躲開,只是更深更深地看著對方,

奇妙而不可思議,幸福降臨得如此突然,恍惚接收到對方的暗示,
Steve張口呼氣,然後吻向了TJ的眉心,

TJ閉上了眼,感受著兩邊太陽穴血管的脈動,和心跳的一致,
微溫的觸感,那些抖顫與細緻,steve的下巴觸碰到鼻樑時的輕柔,還有他的心跳聲,

怦怦…怦怦…怦怦…

急速,強而有力,

TJ張開手抱住了對方,Steve先是一顫,然後馬上環抱TJ的肩背回應著,

Steve有點僵硬而緊張,他覺得肌肉繃緊,他的身體像是不受控制般,想把懷中的人揉進身體之中,但另一方面他又極度害怕會弄傷對方,所以刻制地放輕手腳,需知道以往他這身肌肉的確能讓人窒息,

說到底他只是太憂心,TJ倒覺得這個擁抱完美,他能感受Steve 那種珍而重之,對於Steve 過於小心翼翼,TJ還有點心疼,看來自己把這個大塊頭,弄得過於委曲,原凶是因為自己的反覆無常,


於是他抱Steve 抱得更緊,steve 也呆了一呆,突然發現自己不敢用力,TJ也會把他抱得更緊,這對他來說也是全新體驗,

Steve 只願這個擁抱天長地久,甚至是永恆,所以當這個擁抱完結之時,他禁不住有點失落,
但TJ還是貼得極近,steve看著他臉上顯然而見的滿足和安穩,有種成就感悠然而生,
TJ微微含首,思考了一會又抬頭,輕柔地說道,“不如彈琴給你聽……”
Steve只懂得直點頭,那種幸福竟然得以延續,然後TJ拉著他的手把他帶到鋼琴旁邊。


他的側面,修長的手指,專注憂鬱的神態,偶爾又俏皮地偏過頭來看著自己,
Steve覺得深深地墮進了愛情之中,只消一個含首,一記眼波流轉,steve的心跳就加速,呼吸困難,那種止不住的欣喜,令他不自覺地展露笑容,

TJ彈了一段後停了下來,轉過身又看著Steve,

Steve不解地看了看TJ,下秒TJ的手指觸碰著他的臉頰,

“你真的好看得難以置信…”TJ說完也驚覺自己從未說起如此笨拙的情話,

“噢!謝謝…我也這樣覺得,不!我不是說…覺得自己…我是說我覺得你…也是難以置信地好看,不…不是也,你才難以置信地美麗,噢…我想我還是停止…”Steve 的面一直愈變愈紅,他甚至感覺到自己的頸背冒出薄汗。

TJ輕笑,露出了大板牙,之後他又合上嘴,眼角的笑紋卻並未消褪,所有心機調情技巧根本派不上用場,
那種悸動甜蜜,一如孩子般純粹,TJ只想對著他傻笑。

於是接下來一週,他們都是如此,輕聲細語,接下來是更多更多的傻笑。








【STEVE/TJ】ONCE IN A BLUE MOON ch.28

各位親愛的,我又來更文了

Chapter. 28

Steve早上起來少有的精神不滯,昨晚他偷了兩個吻回家後,一直神遊太虛,一時忘了關水喉,之後又發現鎖匙插了在門外,
走過去開了冰箱,但又忘記了原因,跑去洗澡,之後出來又覺得有點奇怪,後來深夜他才想起還未吃晚飯,
於是他少有地吃起夜宵,看著電視,無論節目有多無聊,他也跟著傻笑,

他的心臟上像塞滿了棉花糖,甜膩,輕盈,蓬鬆,軟綿綿的充斥著,但過後他有點懊惱,想像偷吻似乎不太好吧?
是不是應該先示愛,確立關係呢?如果示愛應該怎樣做?送花,氣球,一大盒巧克力?但先後次序是不是應該先要請對方去約會?遊樂場?還是請對方看一場球賽?也不對,可能音樂會或者看場電影,會不會太老土?
但後來他也有點沮喪,對方根本不知道那些親吻,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意嗎?
這樣做是不是有違自己的職業操守?
最後想著想著他開始擔心,這種行為其實是不是已冒犯Tommy?算不算非禮呢?

結果他失眠了,就算半夜爬起來做了掌上壓,仰臥起坐,還是睡不著,
想著幸好明天休假,但轉念又覺得休假才不好呢…

終於捱過了一個晚上加一個早上,到了中午,他忍不住傳了短訊給TJ。

TJ在三個小時後,和Natasha走回到大宅時,拿出手機,才看見,
他不禁輕笑出聲,又想著不知道那個傻瓜,看見自己沒回覆會怎樣想呢?

Natasha 看著他的表情,不禁偷偷瞧了一眼螢幕,
只有一句短短的你好嗎?再往上之前的日子對方傳來的是我能打給你嗎?

真簡短,但傳來的人是steve…

TJ想了一會兒,本來打算還是不回覆,但又不忍心,

直至進入大宅,走到偏廳坐下還在琢磨著該怎樣回覆,
“這句問題,還有甚麼答案可以選擇呢?”Natasha 忍不住笑說,

“噢,如果是Banner 傳過來,你也不見得很輕易就想到答案,”TJ半靠在沙發上,他坐起來總是坐姿不正,像沒有腰骨,

“不,我不會回覆他,”Natasha 交疊著雙腳,

“甚麼事了?”TJ稍微坐得挺直一些追問著,

“沒,就是不知道為甚麼,所有男人都沒甚麼勇氣吧了。”Natasha 嘆了口氣,不打算說下去,

“hey ,公平點,你也得讓我關心你的事。”
TJ放下了手機,

“嗯,對呢…那我六個月後才告訴你。”Natasha 挑眉,

這下子輪到TJ無話可說,碰巧Margaret 從樓上走下來,
“nana,”他們同時叫喚著她,

“哦,你們野戰回來了?”Margaret 走了過去,

“是野餐。”TJ把她扶到沙發坐下,

“是呢,Thomas 這小傢伙或許還害怕草地刮傷他的皮膚,”Natasha 抿唇,

“你們兩位女士……”TJ搖搖頭,

“對了,Nat,三月中的舞會你應該參加,替我們看管TJ,以免他拐走那些名流紳士。”Margaret 笑道,

“wow,我…”基本上在舞會中Natasha 總是豔麗無比,但要說的話她倒是不熱衷這種場合,畢竟當她還小的時候已經經常要出席,上流社會的孩子總被逼學習一兩門拿手好戲,像Natasha 是芭蕾和交際舞,而TJ是鋼琴,

“別擔心了不會有人騷擾你們,就當是穿的漂亮一點去騙酒喝吧…”Margaret 搖了搖威士忌中的冰塊。

“只是個慈善晚會,”TJ聳聳肩,他其實也不想出席,老實說這種場合他有甚麼話可以說,如果那些人能做做好心讓他獨處還好,但實際上這個世界好心人不多,就算心地不壞,只少也會好奇,說來人就是如此。

Nat看了看TJ的臉,眨了眨眼睛,“嗯,對呢,為甚麼不?”

她拍了拍他的大腿,“你可要負責替我選晚禮服。”
TJ知道Natasha 完全因為陪伴他才出席的,於是點了點頭,“我保證你會是全場最矚目的焦點。”

“不,別太盡力,簡單點好了,我先走啦,我晚上還要準備視像會議,”Natasha 站了起來,
TJ也跟著她,“我送你出去。”

TJ一路把Natasha 送到車庫,讓司機車她回酒店,他才返回大宅,最後他一邊走回房間一邊瞪著手機,千言萬語都只是化作一句我很好,明天見,
過後他吃了點止痛和消炎藥,就睡著了。

Steve 收到了訊息,一顆心也定了下來同時地又有些惆悵,看來對方真不知道那些親吻,想著想著Steve就坐到沙發,拿起畫板,畫畫,他在畫一隻貓,灰綠色眼睛的小貓。

早睡了所以早了起床,當另一個早晨來臨,steve 剛走進大宅,就看見TJ穿著藍色睡袍掛在沙發,這情景倒是似曾相識,

Steve頓時感觸良多,噢,這段日子,TJ看了看Steve,流露出一個傻氣的微笑,顯然還未完全清醒,他拍了拍沙發,叫喚著steve 過來,

“要吃早餐嗎?”TJ眨著眼,看著面前的steve,

“嗯…”steve一說完就抿著嘴,像害怕那些愛慕要衝口而出,

TJ看著他像水晶一樣閃爍的藍眼睛,不禁凝神,多漂亮,多令人著迷,
或許下一秒,就只差一個吻,或許下一秒,最需要的就是……

然後大門傳來了叩門聲,傭人走了進來,安排早餐,TJ立即站了起來,反而比steve反應更快,看來是非常小心翼翼,他走了過去跟傭人說要多加一份餐具。

大概是喝了半杯黑咖啡,TJ也清醒得七七八八,開始收斂目光與笑容低著頭跟steve交待行程,
“今天我和Natasha 會逛街,或者去看看…”TJ沉默,其實他也不知要去那裡,如果Natasha 回來了,TJ就習慣聽從Natasha 的主意,“我們先在下午去接她吧…”

“好的,你傷口好了嗎?”steve坐在餐桌前,一雙眼只顧追遂著TJ的頭頂,

“嗯,”TJ低著頭回應,
Steve還是有辦法,在這種情況下感到快樂,例如這頭捲毛真可愛,或者他的頭髮長了,原來我們已經認識了這麼久,真好呢…

Natasha 回來後,確實地,TJ更快樂了,充實一點的日子,對TJ的情緒大有幫助,
同時地在心理上他也有籍口和Steve一同出遊,

三個人一起東逛逛西逛逛,像回到學生時代,雖然TJ沒怎樣享受過那種生活,但這種輕鬆自在,令人感到舒服,
又例如他們三個人就這樣坐在咖啡廳,喝杯咖啡聊聊天,也比之前更放得開,
原本TJ已經大概了解steve的過去,但現在卻能補完更多細節。

【STEVE/TJ】ONCE IN A BLUE MOON ch.27


很久不見,最近工作太忙.....

Chapter. 27


Natasha 在第二天中年,就來訪,

她出現在大門前,連Sam看見了也不禁向她行注目禮,

她穿著牛仔褲,杏色針織上衣,V領,鬆身,看來休閒又比平時青春,她拿著一支香檳及一個藤籃,裡面裝著風乾火腿,芝士,面包和三文治,

當她走進大宅,把東西交給傭人先放下時,Margaret 就走了過來和她擁抱,

“nana,”她對Margaret 的稱呼也是跟隨TJ,Dong兩兄弟。

“噢,看看你,你終於打算來把那隻小傢伙扳直了嗎?”Margaret 滿臉笑容,親了親Nat 的臉頰,
“這我可做不到。”聲音還是獨特的磁性慵懶,
“你有甚麼事做不到?Nat 這世界任何事你都做得到。”Margaret 眨了眨眼,

TJ從樓上揉著眼睛下來,遠遠就看見張揚美豔的Natasha,


“嗨,小混蛋。”

“Nat…”

“我帶酒來了。”Natasha 翹著唇,

TJ聽見了馬上清醒過來,跑回房梳洗,
Margaret 只是搖搖頭,呢喃著,“little shit,壞女孩,他連早餐都沒吃呢…”
說完就拿著手中的威士忌低卡可樂走開了,

Natasha 聽見只是咬了咬唇, 遛了遛漂亮的湖水綠色眼珠,

TJ下來的時候,穿著一件杏色寬鬆冷衫和牛仔褲,他還故意在Natasha 面前轉了一圈,連原本冷冷淡淡的Natasha 也忍不住笑了,

“襯你,情侶裝,”TJ笑得一臉純真,

Natasha 笑著又想忍耐,但又忍不住,“nana 我把他帶到人工湖那邊野餐,”

“yes!”TJ握拳誇張地揮動,非常興奮,“我帶上毯子。”

他們就雙雙出門,沒有帶上保鏢。

基本上讓TJ跟著Natasha,Margaret 非常放心,要是說誰能管得了TJ,Natasha 絕對排在榜首,雖然最近有一位笨笨的帥哥加入,但Natasha的地位至高無上,
另外就是外表富女人味,性感又充滿風情的Natasha,其實是帶刺的玫瑰,這也不算正確,玫瑰頂多能讓多手的人受傷,Natasha 卻能致命,她擁有極其高超的格鬥技巧精通空手道,柔道,拳擊,摔跤,而且還擅長射擊。

這都有賴自小的訓練,同時地由於Natasha 的個性熱愛冒險,在她冷漠的外表下,或許其實藏著熊熊烈焰。


他們一路走著,走到這個高尚住宅區的人工湖,在樹蔭下草披上鋪上了毯子,這裡憂靜人煙稀少,剛搬離白宮搬進這裡時,TJ就經常跟Natasha 提及還拍照傳給她,

躺在毯子上仰望著天空,誰都沒打算說話,大概是想先享受一下那明媚溫暖的陽光,
過了一會TJ才坐起來從籃子中抽出了香檳,正打算先喝一口,就被Natasha 制止,

“你至少給我先塞兩塊芝士。”Natasha 把風乾火腿拿了出來,又拿了盒切好的香瓜,和火腿包著吃,
TJ 扁嘴但還是乖巧地拿出了三文治咬著,
“好好吃,你做的嗎?”TJ笑著又咬了一口,誇張地讚美,
“不,只有香瓜是我切。”Natasha 沒抬頭也替自己倒了杯香檳。

TJ點頭,他也知道Natasha 並不善長做這些,但他以為至少這些年來會學識做三文治,

“Steve,那隻金毛尋回犬,看著挺不錯,他為人如何? ”Natasha 完全是單刀直入,雖然Natasha 現在如此,但其實平常的她擅於交際,有著極高明的外交手腕,但對著TJ她卻徹底放下面具。

“他,就是所有人都想像不到的好。”TJ大口的撕咬了一口三文治,又苦笑著,“如果問起他,一一細數他的一切,我就會更難過…”

“為甚麼呢?我記得上一次…”Natasha 還是遲疑了,上一次的結局,是如此地絕望,令她猶有餘悸,

前年年尾發生的事,Natasha 是直至去年年中新聞曝光才知道的,

當時她的感覺像是被掉進了湖面結冰的湖中,或從身體中引爆了甚麼,驚愕稍微退去,那種恐懼席捲而來,把她重重包圍。

在她知悉前,即是事情發生後到年中,TJ在電話視訊談話中都是一種很平和的狀態,頂多是有點心不在弦,Natasha 歸咎如那段戀情的告終,並未有多想。

但結果是…Natasha 感到一股黑暗的火焰把她的身體燃燒起來,她覺得自己像是身處地獄的罪人,憤怒,對自己的憤怒,她一直以來對自己的觀察能力如此有信心,但她最親近的人,她竟然毫不察覺,

矛盾在於,因为結局被展視於人前,才能被人同情和理解的話,這些都已經是過於延遲滯後變得毫無意義,

她想說的話,想做的事已經傳達不到給那時候的他知道,當他把自己逼上絕路時,她不在身邊,
然後六個月後,新聞報導出來,然後大家都知道了,這件懦弱的罪証。
甚至有人會說,他不是真想終結一切,如果是,怎麼不選更決斷的方法?
這只是作為一種宣告叛逆或表達不滿的方式,或者在作秀,是一種行為表演。
那些歹毒的人,把他拿出來凌遲,而她只是鬧劇的其中一個觀眾, 
  
你能想像嗎?他該以甚麼樣的表情對來面對這些新聞,面對他試圖殺死的那一個自己?面對群眾?網上的惡毒留言?會再度重温絕望嗎?還是惱羞成怒?還是不屑一顧呢?

不,都不是,

因為最後儘管Nat覺得是種對對方的侮辱,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資格, 她還是撥了一通視訊電話過去,
螢幕中的人略帶憔悴,跟她不斷說著對不起,抱歉沒跟你說,抱歉當時沒找你,抱歉傷害自己,Natasha 只好先裝作斷線,走出房間吼叫,

他的做法是不斷道歉,向家人朋友,但到底是為了甚麼呢?
Natasha 有剎那間覺得,他在抱歉的其實是,沒有成功,沒有死…

儘管這是次失敗的嘗試,畢竟他是真的想過要一個徹底的終結……


“你在說sean?”TJ直接地說出了那個名字,

“噢…”Natasha 只是點了點頭,

“這是很難解釋的,我不覺得,後來的事是因為他而發生的,我不會怪他。”TJ輕鬆地說道,

Natasha 咬了咬牙,正想開口,

TJ又繼續說,
“不是說原諒別人那種老土的說話,而是,他的影響力真有那麼大嗎?我承認我一開始,的確喜歡這個人,就外表來說,完全是我喜好,後來他的花言巧語,或充滿個人抱負的演講,也能讓我覺得或者能變得更好,”TJ呷了一口香檳,

“但是,或許你也明白,這不是甚麼原因,就算最後,他說甚麼每一次離開後就會覺得羞恥,我們只是發生了性行為,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聽起來難聽,但我是沒有聽過嗎?不,我聽過了,甚至聽過難聽百倍的話,而且某一程度上這是因果,這些我也說過,更狠毒的我也說過,所以我甚至是認同他的,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我每次還要嗑藥了才做,實在說不上很認真地對待這件事。”TJ聳聳肩。

“那到底是因為甚麼?”Natasha 臉上有種忍耐痛苦的表情,

“…”TJ遲疑了起來,不像剛才豁達,“mama 她,說了這件事會被公開,用作政治打擊,”

“她發現了對方的出軌對像是我,我不得不說在那一刻我突然發現,我由一開始所選擇的,或者就是因為錯誤而去選擇,要說整個黨內難道沒有一個有八塊腹肌的俊男嗎?我非要去敵對黨派,這不是選擇錯誤,而是故意地去觸發一些事情…”

這件事Natasha 完全不知道,這對她來說是補完了事件的另一面,

“感覺上當她指出甚麼婚外情或者我不應該選擇已婚人士時,我覺得可笑,有種違和感,過去數也數不清的對像中,難道沒有半個是別人丈夫?你是在說我嗎?你是在對我說嗎?根本就像完全不是對我說著,原來她完全不認識我這個人,她說出的話,作為一個母親對兒子說的話,我只是一個演員,去演那個角色,我甚至是個替補,我不認識那個角色。”TJ的表情有著惘然,

“然後我說出那些對白,那麼地陌生,我對她說,你根本不認識他,他被身份地位婚姻囚禁,我因為他變得更好,他會離開他的妻子,我甚至說了我愛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墮入愛河,六個月以來我沒有嗑藥連阿司匹林也沒吃過一塊…這是甚麼樣的廢話,我同意我那該死的頭痛腹痛也不會同意…之後我奪門而出,站在大門外,我卻整個人冷靜下來,麻木,這是誰?我是誰呢?”TJ說到最後近乎呢喃,甚至開始自言自語,“我是誰?他不是我,這不是我,不對…這是?不是這樣…”


“Thomas ?Thomas…”Natasha 覺得頭皮發麻,她很少感到恐懼,但當你看見一個人出現這種情況這種狀態,你絕對會全身起疙瘩,

“我當時是如此激動,是一個稱職的叛逆的兒子,不懂世事般,混帳而天真,仍然是那個她能預測的人…而這件丑聞其實是我的舅舅Fred 跟她說的。”TJ又回過神來,甚至掀起了一抹苦笑,像剛才的失神沒有發生過。



“我要殺掉那個他,殺死那個不是我,但和我外表一樣的人。”TJ的臉上有種詭異的使命,充滿光輝與憧憬。

Natasha 從頭頂到腳,感到通體冰涼,然後她叫了起來,“Thomas !”

“甚麼?事情已經過去了。”TJ有點責怪Natasha 太緊張的笑看著對方…

“不,那去年年尾是發生了甚麼事?”Natasha 搖頭,她的神色還是非常地警戒。

“只是一個癮君子的必經之路,我服藥過量。”說起這件事,TJ的神色反而略帶羞愧,同時地隱瞞了事件中促意如此的成份。

“我真的不想失去你。”Natasha 看著TJ,眼眶少有的泛起淚光,凝聚卻沒有掉下。


“對不起,Nat,我從來不想讓你難過。”TJ誠懇的看著Natasha,

“如果你不想,請你一直留下來。”Natasha 磁性的聲音慢慢地說著,“Steve呢,他能令你想留下來嗎?”


“他,他是不同的…”TJ的表情變得微妙,有點熱切又像是嘆息。

“你要知道他們的外在,是很多特點都非常相似的,雖然這個更為火辣,像升級版,我希望你說的不同,不會只是已婚和未婚的分別。”Natasha 希望改變氣氛,於是調笑了起來,



“不要說Sean,基本上誰都不能和steve 相比,”TJ笑道。

“誰也不能嗎?”Natasha 有點好笑地翹起了嘴角,

“對我來說是呢…”TJ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他的溫柔,無私,細緻,正直,對所有人,對我,也是不問回報地付出,但這樣的人喜歡我,竟然喜歡我…”他的表情如夢如幻,

“哦,所以是他了?”Natasha 滿意的笑著,瞇起了一雙美目。

“不,不會呢…”TJ的神色淡然,

“為甚麼不?”Natasha 皺眉,“他是你夢中情人……”

“…是的,但我已經不是當初發夢的那個人了。”

“你還是你自己……為什麼你就是不肯相信呢?”Natasha 無奈地說著。


“我會把他污染,我配不上他,誰都拯救不了我,我會傷害他,害他的心徹底粉碎,那顆無污無垢的心,”TJ閉上眼躺回毯子上,“誰都沒資格去傷害一個這樣的人。”

Natasha 還想說些甚麼,但看著暫時獲得片刻安寧的TJ,她沒有再堅持,只是看著細碎的陽光,透過了樹蔭,散落在他的臉上,他還是漂亮,卻帶著滄桑疲憊。

【STEVE /TJ】ONCE IN A BLUE MOON ch.26

各位我會更努力更新的,請踴躍找我聊天哦

Chapter. 26

在思考當中Natasha 定睛看著TJ,像在思考著那種轉變,和其他人不同,她知道原因,所以她不會問出為甚麼會如此這種蠢問題,她只會痛恨一切的源頭,以及命運的惡毒,

“Nat…”TJ或許大概知道Natasha 在想甚麼,於是輕輕叫喚著對方,臉上帶著淡淡的無奈,他想其實如果要責怪一切,不如責怪自己的軟弱。


“Dong那個以前在泥地打滾,把方圓一公里內的生物都嚇走的野小子,竟然變成了這樣沉悶的模樣。”Natasha 嘆氣,
其實明明Douglas 並不壞,只是普通的活潑男孩,但和他那個在花叢中漫步,彈著鋼琴的哥哥比,就變成野人了,


“我有時也不明白,”TJ有點懷念地想著,他平時盡量不去想,說服自己已經忘記了往事,老實說,如果別人看著都覺得殘忍,那他自己來看就只會血腥百倍千倍,
不知是誰先動手殺死以前的他?但TJ很肯定,無可推卸,他絕對也是幫兇。


是啊他知道的,他怎樣也算不上無辜,或許一開始是突然地被拽進一渾污水,但之後選擇在其中暢泳的是他,他花錢大手大腳地酗酒玩樂,吸毒、戒毒再復吸,頻繁地和素未謀面的陌生男人女人上床,
說許多胡話去傷害家人,朋友,所有人,
他甚至有時痛罵鏡中的自己,叫自己去死,
他不再能和任何生物正常相處,像那些小動物或小孩,他起初會覺得他們可愛,愛跟他們親近,但隨即他會突然恨他們,他會覺得沒受過傷害的事物一無是處,然後這種念頭讓他害怕,他對自己感到恐懼。

而現在他又開始發抖,先發現的是Steve,
“Tommy ?”
“我只是覺得冷。”TJ回過神來,
Steve 先是又用他的大手在TJ肩上手臂來回磨擦,然後把西裝外套脫下,把他包裹起來,

Steve 其實了解到TJ的精神狀態不好,但同時地只要對方說甚麼,他又會作出相應的舉動,他只是太在意對方,

Natasha 瞇眼,她回來後見到TJ的狀態就更為擔憂,事情的嚴重性甚至遠超她的想像,

“快點吃完晚飯,就先把這隻虛弱的小東西送回家,”Natasha 加快了速度,邊吃邊跟Steve 說著,

Steve只是點點頭,甚至感激,

TJ有點不滿,“不是說喝酒嗎?”

“Hey小東西,我還有時差呢,先讓我休息一晚,我明天就去你家把你抓出來,你再說話,我把你浸進酒桶裡…”Natasha 翹著一邊嘴角,

TJ倒是咬著下唇,露出可愛的大板牙,指了指她,一面說定了啊的樣子。



把Natasha 送回酒店,Steve 和TJ坐回私家車,又是新一輪的無聲比賽,雖然參賽者就只有TJ自己。

Steve還是維持著那種行車異常專注的表情,他笑的時候暖意融化冰雪,不笑時也是威嚴正氣,
TJ抓著Steve的西裝褸,不自不覺中昏昏欲睡,當他的頭隨著路程輕輕搖晃,直至睡熟,Steve調慢了車速停泊在路邊,並把縛在座位上頭墊調整好,讓TJ的頸項舒服點,

就在他一雙手圍繞對方頭部兩側,大大的手掌用不可思議的輕柔力度調整時,
熟睡的人說話了,
Steve馬上僵硬起來,他們的臉很近,以致Steve 都不敢喘氣,他看著對方的臉,還是閉著眼,眉頭輕皺,看來沒有醒,只是在說夢話,
當Steve 準備退開,TJ又呢喃了一句,雖然含糊,但Steve認出了,是他自己的名字…
“Stev…Steve ”軟糯像含著蜜,
Steve 心窩一下子像融化的巧克力,一個名字從對方的輕聲囈語溢出,效果竟然如此夢幻一如魔法,

Steve先是一怔,但下一秒他的吻印了在TJ的額角,輕柔,虔誠,他的唇輕輕的抖震著。

當他結束這個吻,他坐在駕駛座上大口吸氣,再呼氣,
Steve覺得自己幹了一件極為不可思議,偉大,震撼的事情,同時帶著跨越界線的罪惡感,那怕只是一個落在額角上的親吻,

停留在唇上的光滑細膩黏稠的觸感帶著電流,Steve甚至覺得自心臟擴散開去,血管都微微地刺痛著,而左手無名指麻痺,奇特的體驗,steve 從未體會過。

他強迫自己打起精神,趕快駕車送TJ回家。


到達後TJ仍然熟睡著,Steve在車庫中停留了一段時間,最後決定把TJ抱回去,

解開安全帶,把TJ的手搭在自己的肩頸上,輕輕地從坐位中把他抱出來,Steve的懷抱非常穩妥,他強壯健碩,動作穩定輕柔,

但TJ還是醒了,始終高度突然轉變,被移動起來,還是會被驚動,但他並沒有完全清醒,而是迷糊的,像熟睡中被呼喚名字,

他窩在懷抱中,往熱源緊貼,不是太柔軟是結實的,好聞的味道,他眨巴著眼睛,抬頭看了看對方,這完美的下顎及頸項線條,
Steve知道他醒了,低頭看著他,有點緊張,怕抱起對方的舉動不合宜,但看著TJ迷糊愛睏的模樣,又不禁聳著眉,抿著唇,像看著初生的小動物般滿心憐惜,

“Steve…”TJ輕聲細語,之後又露齒傻笑,“你好香…”


“噢…”Steve聽見了更是紅著臉,徹底柔軟起來,“你也是呢…不…我是說…噢…”

TJ看著他尷尬的樣子,嘻嘻地笑了起來,然後黏得更緊,又半閉起眼,他是累了受傷失血又睡不好,今天又精神亢奮了一天,自然是特別地累,Steve在身邊他就容易睡著。


一段路後到達大宅門口,進入大宅後,在沙發上看電視小酌一杯的Margaret 看見這個情景,還嚇了一嚇,
但見Steve 神色鎮定並且輕聲噓了一聲,做著口型,“他睡著了…”

Margaret 就放鬆下來點點頭又坐下來,揮手叫Steve 快送這隻小睡鼠回房間,
當Steve抱著TJ走出廳堂,走到樓梯時,
Margaret 卻轉頭看著他高大的背影,挑眉,想著一向有睡眠問題,非常淺眠的TJ竟然在別人旁邊睡著,抱起來都不醒,而且亦不是滿身酒氣,想到這Margaret 只是滿意地笑笑,又轉頭看電視。

把TJ安放在床上,Steve替他脫掉了皮鞋,襪子,蓋上羽絨被,又調節了暖氣的溫度,他還想為TJ擦臉,但想想又怕逗留太久,會惹人生疑,於是只好又凝視著對方的睡臉,

然後像是被牽引著,他又偷親了TJ的臉頰,就紅著臉,匆匆逃離了房間,在門外他摸著自己的嘴唇,不禁皺眉,覺得自己愈來愈大膽,而他的心在狂亂的跳動,最後他下樓,和Margaret 打過招呼就離開了。


在床上,TJ在漆黑中睜開了雙眼,他摸了摸臉頰,蜷縮起來,
或許在走回大宅途中他是半夢半醒,但回到房間他已經完全清醒了,他還偷偷看著Steve 替自己脫鞋,然後又馬上緊閉雙眼,繼續裝睡,
現在他摸著臉頰,覺得自己的肌膚微微發燙,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只是落在臉頰上的一個輕吻,已足以叫他羞愧又興奮,

像是一個未經人事的毛頭小子,這可不像他,他原本是個會把人壓在床上親吻或放蕩地叫人操他的不羈情聖,花花公子。

這樣的甜蜜,憂愁,又令人顫顫驚驚的悸動,令他不禁嘆息。

獨自一人時,這個偷偷的親吻,使他對這個人份外掛念,

於是他又嘆氣了。


【STEVE /TJ】ONCE IN A BLUE MOON ch.25


金髮碧眼美男子忠犬攻×漂亮抑鬱不羈公子受

Chapter. 25

喚來侍應點完餐後,TJ眨著大眼睛,目光像是要把Natasha 上上下下看過夠,他掛念她。

“你的膚色比以前深了,充滿了暖意。”TJ又張着那雙迷霧的眼睛讚美著,“氣色很好,很漂亮,我喜歡那頭髮的長度,捲度,豐盈完美。”

“Thomas 我可不會跟你說同樣的話。”Natasha 的冷漠也是漸漸溶化,她的神色有點疲憊,畢竟昨夜凌晨,馬不停蹄地趕來,長途飛行加上時差,確實不好受,但Natasha 習慣了把自己整裝起,面對外界總是堅強體面美豔,這點和TJ驚人地相似,

這裡包廂的座椅,是半圓沙發,TJ坐在中間,Natasha 和Steve坐在兩邊,

包廂的出口,用紅色的天鵝絨布幕隔離,華麗又充滿神秘感,

窩在這裡有種別樣的感覺,一切曼麗又慵懶,



“你氣色不好,你應承過我。”Natasha 嘆氣,往椅背一靠,

TJ先是扁嘴然後小聲嘀咕,“你又不在……”這是TJ即使愧疚也要反駁,他的自尊總是在他清醒時冒出來,然後在迷幻中就消失殆盡,他甘於墮落,而人們亦甘於看著本身遙不可及的他墮落。

“你鼓勵我去的,”Natasha 沙沙的嗓音會令人鬆弛,Steve聽著他倆人的對話,不禁像聽一個故事,他好奇,他想知道TJ更多的一些,

“追著那個呆頭呆腦的博士。”TJ有點不滿,“我真不該支持你。”

“說起來也是,你總是大起大落,速度那麼快,快得永遠來不及選一個正確方向或做一個正確決定,當你回頭時一切都過去了,甚至影子都看不見,或許世界上最不合適的建議就是你提出的。”Natasha 支著頭,她一舉一投手是如此美麗,


TJ啞口無言,真是一記重擊。

“不過我感謝你,小可愛。”Natasha 突然笑了,單手捧起TJ的臉,“我不需要其他人認為的正確決定,我需要我最愛的決定。”

那動作實在太像逗弄一隻小貓,

TJ有點懊惱的看著Natasha, 更用力地扁嘴,皺起了鼻子,

“你一回來我就慘了。”TJ 晦氣地道。
“是呢…你的小興趣…”Natasha 挑了挑眉現在有Steve在,她不知道對方是否已經知道一切,

TJ看著她的表情,立刻就接收到她的訊號,
“整個美國誰不知道呢?”

“那…”Natasha的視線斜視著TJ的傷口。

“這個Steve 也知道,我是打鬥中弄傷的。”TJ故意地說著,“他基本上都在身邊。”

Natasha 瞇瞇眼,哦,即是不知道真相了,這小傢伙想瞞著他,為甚麼要呢?


突然Steve開口了,“為甚麼Anthony 不在你身邊?”他是聽見TJ那句,他基本上都在身邊,醒悟過來,他不能忍受TJ受傷害,卻沒人保護他,

“我原本只是進房間談談,沒想到…”TJ抵不過Steve的追問,雖然他想釐清關係,但這是極難的,Steve 在牽引著他,TJ覺得自己像風箏,但他喜歡,喜歡飛翔時,還是握在對方手中,
可惜這是錯誤的,TJ不禁靜了下來,

Natasha 看得出他的停滯。

但卻沒打算解圍,她交疊著雙手一面看好戲的表情,看著Steve,

“Tommy,我那天就想說了,經過之前的事情,再去那裡是很危險的,或者應該約你的合伙人去其他地方見面?”明明是非常著緊,但Steve還是可以把這一番說話,說得完全不逼迫,

TJ之前就發現,Steve的表達的方式,通常是詢問請求,不知道是只對自己,還是一向如此,

“之後都不用,我把投資的錢拿回來了,確切來說是Dong的錢…”但TJ卻很賣帳,比起別人命令他,他倒是喜歡Steve總是對他循循善誘,永不言休。

“哦…你拿了Douglas 的錢…”Natasha 看著TJ,

“是他自己給我的…”TJ心虛地解釋,

“我倒不知道那個只喝餐酒的悶蛋會想投資夜店,對了你們之前傳了婚禮的邀請函給我,我想我還是應該留到六月份。”Natasha 搖晃著紅酒,

侍應把菜餚送到,TJ馬上幫忙布菜,

“如果我回來不留下過完婚禮,看來就太偏心了。”Natasha 拿起叉子就享用起來,她和TJ三年多接近四年沒見面,但有些相處習慣卻早已經定了下來,
他們十一二歲時已經認識,TJ從那時開始,對所有女孩子就是一幅追求的樣子,愛獻恩勤,Natasha 對於其他狂蜂浪蝶極為厭惡,但對於這個只會做做樣子並不是真的想得到別人芳心,把追求當成小遊戲或習慣的小男孩,卻不討厭,

但確實,他長得漂亮,小時候比現在還要更精緻,
他有雙大眼睛,藍綠色像水晶珠,又帶了點灰色像陰暗的湖泊,臉短短的圓圓的,卻纖細,他有雙總是往下垂的眉毛,不管笑還是憂傷的時候,因為他舔唇的小壞習慣,他的唇永遠濕潤亮澤微翹,笑的時候露出潔白的大板牙,他還愛扁嘴,一扁嘴臉頰兩邊的撒嬌肉就垂下,下巴上的小凹痕就更明顯了,
他的棕髮在陽光下像脆脆的焦糖絲,閃閃發亮,穿著一件白裇衫,杏色短褲,白襪子啡皮鞋,在州長府邸穿梭,
像故事中的小王子又像玩偶,還會彈琴呢…
女孩都喜歡他,雖然Natasha 自小就比同年人成熟,也不會輕易喜歡異性,青春期在她身上沒起甚麼化學作用,
但她樂意接受TJ的親近,TJ也信賴她,
她喜歡看著他追著松鼠和小白兔,跟牠們說話,喜歡他總是變著失敗的小魔術,喜歡他無害的笑容,她見過他無憂無慮散發著暖意,光芒萬丈,一如天使,

然後……

一切都變了樣,像天堂和地獄,她還是看見他笑,看見他偶爾撒嬌,還有他不只和動物聊天了,他還和死物聊天呢,嗑High了的時候,他可以和一張椅子吵得不可開交,
那雙眼睛變成了一池死水,從此失去了亮光,Natasha 看著他就恍惚看見,他帶著受傷折斷的翅膀在泥濘中掙扎蠕動,已經看不出羽毛原本的顏色。

Natasha 曾經為他哭過,連受傷都不哼半句的她,曾經哭得幾乎窒息,就算無神論者如她,也會禱告祈求,請讓一切變回最初的模樣,請救救他,阿門。